贵宾登录

消化一下:我们,是这个星球上最后在战斗的人

日期: 2021-12-15 20:00
html模版消化一下:我们,是这个星球上最后在战斗的人

大家好,我是在观网陪你看世界的谷智轩。上周日晚,因为一则协查通报,上海迪士尼乐园的三万名游客,在不灭的烟火下,完成了核酸检测,乘着220辆大巴,安全回到了住处。迪士尼发生的事情,其实是中国防疫战略的一个缩影。近两年来,我国靠着疫苗接种和“动态清零”,将新冠感染人数摁在了10万以内,让2021年前三季度GDP增速达到了9.8%,在各国疫情依旧严峻之际,打造出一座坚实的“安全岛”。放眼全球,曾经几个积极抗疫的国家早已躺平:新西兰放弃“消除新冠”,新加坡“与病毒共存”,韩国“恢复日常生活”……现在,我们就是这个星球上最后还在战斗的人。那么,既然绝大部分国家都“共存”了,为什么中国还要做最后一个“清零者”?本期《消化一下》就来聊聊,“清零”这道抗疫长城,中国为什么要守,到底能不能守住。

在谈“为什么”之前,我们先来说说“动态清零”是什么意思。“动态清零”实际上指的是目标:从短期看,一旦有本土病例出现,我们能够在“最短时间”内阻断传染链,让新增的关联病例数降为零,并且不反弹;从长期看,我们要通过优化方法,将这个“最短时间”不断缩短。广州疫情差不多是四周,南京疫情是三周半,这次的疫情,应该也会在一个月之内结束。

要到实现“动态清零”,最重要的能力,是“快速反应”和“精准防控”。病例发现得越早,越快找到所有的关联病例,隔离起来,疫情造成了破坏就越小;确定传染链,精准筛查,就能够以最小的成本控制疫情。两者叠加,都是为了同一个目的??最大程度减小疫情造成的损失。这次在迪士尼,就是“快”和“准”的最好体现,我们付出了筛查三万人的代价,保护了所有人的生命健康,避免了一个千万人口城市停产、停业的损失。

一句话总结,我们国家的“动态清零”,就是政府以最小的成本,在最短的时间内控制疫情。人类文明大几千年,大规模传染病时有发生,防控、救治都是最基本的措施。每年流感季,我们都能看到很多人打疫苗、戴口罩。有了病去看,小心不传染给别人,我相信大部分人都是这么想的。新冠肺炎,说来说去也是一种传染病,应对思路都是防、控、治,翻不出什么花样。那么,面对这次疫情,世界各国,怎么就分化出外媒口中“共存”和“清零”两种思路呢?

其实,西方舆论用这两个概念,来区分我们国家和某些国家的防疫政策,有很大的误导性。因为这两者的区别,根本不在于对病毒的态度,而在于由“谁”来对付病毒,更具体地说,是不是该由政府来对付病毒。有些国家,政府直接躺平,这些事只能民众各凭本事;有些国家,政府只做一部分工作,政府不管的地方,百姓就自求多福吧;还有些国家,政府把这些工作都包了,而且做到位、做到底,人民只要照常过日子就行了。前两种,就叫做“与病毒共存”,最后一种,就叫做“零容忍”。所以,这两个概念,谈的根本不是抗疫目标,而是分工问题。

这两种分工方式哪种更好,取决于很多因素,大部分都围绕“能不能做”、“愿不愿做”这两点。我们先说“能不能做”。这就要说到新冠病毒的特殊之处了。新冠不是感冒,传染性极强,变异速度极快,对付它,“快”和“准”是最好的办法。快速发现病例,排摸传染链和密接者,精确筛查和隔离,你说普通百姓自己能做到吗?如果“快”、准”做不到,剩下的办法,就只有“狠”了,也就是大范围的封锁。

虽然历史上出现过爆发瘟疫村子自我封锁、村民们一起等死的情况,但咱们得说,大部分普通人是没有这个格局,也没有这个能力的。再者,每个社会都有不守规矩的人,自己不要命就罢了,还要拖别人下水,唯一能使用强制力的,还是只有政府。

退一步讲,“快”、“准”、“狠”三个字,别说老百姓,就连很多国家的政府都做不到。有些国家,政府层层分权,很多事情上级管不到下级,平级间也谈不上配合;有些国家,政府讲究的就是一个制衡,结果效率低下,干啥啥不行,甩锅第一名;有些国家,政府没人没钱,还窝外打仗窝里斗,哪怕别人送钱上门,还先往自己口袋里塞。这些个政府,遇到这种规模的疫情,除了“躺平”,基本也做不了什么了。我看到有一种观点,说这场全球抗疫战争,“清零者”越来越少,是因为“囚徒困境”,其实不完全恰当。“囚徒困境”的关键假设,是囚犯可以选择背叛或不背叛,而面对新冠,许多国家其实从一开始就没得选,没这个能力知道吗。

我们再来讲“愿不愿意”,这事要分主客观两方面来讲。主观上,一国领导人和民众的三观,都会影响到他们是不是愿意让政府来“清零”。比如说,有的领导人觉得自己比专家都懂,疫情压根不是事儿,注射消毒水分分钟解决,大不了还能靠“群体免疫”;有的国家,百姓文化程度普遍不高,有人忽悠什么“疫苗里有芯片”、“恒河水包治百病”,他们就真信了,或是把“若为自由故,两者皆可抛”这句诗,用到了防疫这事上??“死”和“戴口罩”,我选择死。这种情况下,他们愿意让政府动手“清零”,那才是见了鬼了。

客观上,那就要给“清零”这件事,做个成本收益分析了。先说收益:新冠造成的损失越大,“清零”的潜在收益就越大。疫情给民众造成的损失,每个国家都不太一样。一般来说,人口越密集,人员流动性越大,经济开放程度越高,疫情造成的损失就越大;医疗资源越丰富、分布越均衡,损失就越小。疫情给执政者造成的损失也有大有小。有些国家的政客,甩锅本事特别大,把“躺平”说成“尊重民意”,反正“权责相等”,你们权利大,死了就只能怪自己咯。至于那些不希望政府“躺平”,却被拖累遭了病毒手的人,没办法,少数服从多数,“民主”比的就是谁的声音大,你既然“接受”了这个制度,就得接受后果。这种国家的政客,那是“尸山血海过,片责不沾身”,只要自己死不了,民众损失再多,他们乌纱帽照样戴得稳,自然不太有动力去“清零”。

再来说成本。执行“清零”措施,本身就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,这些都要花钱。政府越是高效,花同样的钱,办的事就越多。国家基础打得好,基础设施齐备,数字化程度高,政府还有足够的基层组织,人手充足,疫情来了直接用上,那么“清零”的执行成本也会比较低。

此外,“清零”也会带来经济上的损失。所谓“外防输入、内防反弹”,“清零”的损失有多大,也取决一个国家的经济有多依赖对外贸易。有些国家,进出口贸易额,利来66,是GDP的三倍多,长时间的出入境管控,对经济来说,无异于连续的“核弹轰炸”,实在承受不起。有些国家,虽然外贸依存度只有0.2,但早早就把部分供应链转到了国外,国际供应链一断,自己人就开不了工,甚至民众最基本的衣食住行,都没法保证。

最后,为“清零”下了重本,可到头来,做的可能还是无用功。在抗击新冠疫情上,全人类还真是“命运共同体”。只要有一个国家没有“清零”,全世界都不可能“清零”,要是病毒变异了,一切可能都要“从零开始”。这么一算,“清零”就得不断投入,还不知道何时会有收益。这种“有去无回”的投资,恐怕大多数“生意人”,都不愿意去碰。

有些国家的政府,根本做不到“清零”,有些觉得不划算,还有些,被不知道何时才能见底的投资巨坑,给吓退了。新冠疫情越拖越久,这些个政府也越来越多,所以世界上的“清零者”才会越来越少。

现在,可以回答开头提出的问题了。中国为什么要“清零”?能不能把“清零”贯彻到底?我觉得“能不能”这事儿,大家已经有目共睹,无需我多言。关键还是在“愿不愿意”这个问题上。我们的政府和老百姓听不听专家的话?这也没啥可说的,反正我是张文宏医生的迷弟。民众愿不愿意为抗疫牺牲点儿“自由”?政府强制规定乘坐公共交通、进入室内公共场所要戴口罩,觉得政府这样做合理的小伙伴,请在公屏上扣1。这里有个选择题,也请大家顺便点一下。所以,我们国家,无论是政府还是老百姓,在“愿不愿意”这个问题上,至少主观上没什么障碍。

剩下来,就是成本收益的事。成本方面,我们的国家大,基础打得好,政府的效率也高,所以“清零”政策的执行成本,完全在可以承受的范围内。我国的外贸依存度只有0.35,排名世界第19位,而且还在逐年下降,国内供应链完整,内循环强劲。更重要的是,我们国家不但强调“清零”的目标,更强调“清零”的方式。临时封锁、快速流调、精准筛查、有限隔离,我国已经根据过去近两年的经验,总结出一套最行之有效的“清零”方法,以“外科手术”般的“快”和“准”,确保以更小的代价控制疫情。

我们再来看收益方面。我们国家的人口密集、流动性大,经济开放程度高,但医疗资源相对紧缺,而且分布很不均衡。美国3亿人口,有1900万卫生从业人员,我国14亿人口,到 2018 年末,卫生从业人员只有1230万。主要承担新冠重症救治的三甲医院,一个上海市有35家,而整个西藏自治区只有1家。所以,如果不采取动态清零,疫情一旦扩散,对我国造成的损失是难以估量的。

更重要的是,新冠肺炎不但致死率高,而且治愈之后会有后遗症。疫苗虽然能降低重症率和死亡率,但对于后遗症没什么作用。我国的研究团队曾随访了1773名新冠患者,其中76%表示自己出现了后遗症。在发生大规模感染的国家,后遗症持续影响着治愈患者的工作和生活。就说美国,已有超过13%的人口感染,人均预期寿命一年减了近两岁。大量感染民众在治愈后,仍然无法恢复健康,从事重体力劳动的蓝领阶层、低收入阶层,受到的影响更大。美国就业数据低迷,特别是蓝领工人难招,与疫情后遗症高度关联。

新冠的后遗症,还远不只在健康层面。还是拿美国举例,疫情加重了社会固有的种族、阶层和地区矛盾。超过12万名美国儿童,因疫情至少经历过一名监护人的死亡。这不仅会对孩子们产生直接且长久的影响,也会带来新的社会问题。所以啊,某些“躺平”国家宣称什么只要有疫苗,只要医疗资源够用,就可用“大号流感”的心态来应对新冠,我只能说,真是装糊涂的高手。新冠可绝非流感,“躺平”后能不能再站起来,我要打个问号。

这波成本收益分析之后,小伙伴们可以再做一次这个选择题。我们看看大家投票的结果,和之前那次有没有不同。

前面说了,我们国家的“动态清零”,不但要以最小的成本、在最短的时间内控制疫情,还要通过优化方法,将这个“成本”和“时间”不断缩小。也就是说,我们现在的“清零”措施,还有不少提升的空间。那么,我们的防疫工作,还有哪些方面可以改进呢?以下是私货环节,大家兼听则明,也欢迎在评论区献计献策。

第一,政府要扩大对公共卫生领域的投资,提高卫生服务的供给和质量。前面已经说了,我国的医疗资源还有很大缺口,分布也不均衡。事实上,这些年政府在这方面的投资增量,远远比不上GDP增速。以医院为例,1978 年全国医院约9000家,2018年约3.3万家,增长了3.6倍。而这四十年来,中国的GDP增长了240倍,医院增长还不到4倍,这是远远不够的。包括我母亲在内的医护人员,为抗疫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和牺牲。从另一个角度看,这也反映了过去政府在医疗人才方面的投入,还有巨大大的缺口。中央和地方两级财政,都应该向医疗系统倾斜,改善医护人员待遇,减轻他们的压力。

第二,我们的防疫措施,还应该更快、更准一点。现在我们国家的疫情,多由输入性病例引发。这些病例,往往因为边境管控的漏洞,而进入国内。我国的国境线很长,比起空运、航运的枢纽口岸,诸多地形复杂、人员往来频繁的陆路口岸,往往防疫难度更大,但地方上能投入的防疫资源,却相对更少。

比如一年封城三次的云南瑞丽,三面与缅甸接壤、国境线近170公里,今年以来,战情、疫情、警情交织,上万名境外人员等待入境自首,境外回流人员阳性率高达20%。旷日持久的严格防控,对瑞丽的正常运行和人民生活,造成了巨大影响,赖以生存的边贸、玉石、旅游业几近瘫痪。9月以来,不断有瑞丽网友在网上反映生活难、出行难等问题。防疫清零固然重要,但如何降低对群众生活造成的影响,明显还要尽更大的努力。此外,虽然瑞丽只是个人口不到27万的边境小镇,但封城对瑞丽居民的影响,绝对不弱于武汉居民。而当年全国人民支援武汉的场景,却没有在瑞丽出现。哪怕半年换了两个市委书记,瑞丽的防疫难度依然没有降低,防疫资源仍然不够,只靠当地市民不断牺牲,来为国家守住这道抗疫关口,未必可行,也不近人情。瑞丽的疫情,不应该只是瑞丽人的事。我们中国人,既然决心战斗下去,一家人就要整整齐齐的,这才是制度优越的体现。

好了,以上就是本期节目的全部内容,希望大家多多一键三连,激励我们不断分享知识,也欢迎关注我的个人号@real谷智轩,我会在这里探索更多的节目形式,我们下期再见!

相关的主题文章: